继小黄人、大白之后,又一电影衍生品诞生–胡巴

继小黄人、大白之后,又一电影衍生品诞生–胡巴

时间:2016-3-2 分享到:

玩具定做,玩具订做,玩具定制,玩具oem厂家 – 广东玩具定做厂家

《捉妖记》也是“家庭+冒险”:“爸爸妈妈加孩子一家人冒险打怪”的故事

  2015年7月16日,《捉妖记》全国点映。

  这部历经换主角、追加7000万元投资等波折的奇幻片,在27个城市的715个点映场中获得接近100%的上座率。

  虽然可能要10亿元票房才能收回成本,但一篇影评说:“中国观众上半年经历了《何以笙箫默》这种纯烂片的洗礼之后,《捉妖记》这种良心电影是可以救命的。”

  出品人江志强,作为安乐电影公司总裁,曾投资制作过《卧虎藏龙》《英雄》《色戒》。他这次“豪赌”的筹码,是被称为“怪物史莱克之父”的许诚毅。

  2002年,许诚毅担任动画师的《怪物史瑞克》获得奥斯卡动画奖。

  其实,许诚毅虽然从业30多年,却是次拍真人电影,“将20多年在美国的工作经验带回中国。”他对《瞭望东方周刊》说,把《捉妖记》打造成一个“可以一直拍下去的中国奇幻IP”,是他和江志强的梦想。


奇幻电影的机会

  “中国电影最应该重视的是中国观众,如果把中国观众放弃了,我们就没机会了。”江志强对本刊记者说,《捉妖记》就是立足国内市场。

  中国的奇幻电影在近些年一波三折。2008年,《画皮》收获超2亿元票房,一时掀起内地奇幻电影的热潮。可是“国内特效制作能力没有跟上”。江志强说,大量跟风之作沦为炮灰。

  随后,青春片疯狂涌入市场,创造低成本高回报的神话。

  直到2012年,开始有奇幻类型电影的成功案例出现:《画皮2》票房超7亿元,《西游降魔篇》超12亿元,《钟馗伏魔》超4亿元,《重返20岁》3.5亿元。

  江志强觉得,做这类体现电影工业水准的大片,时机到了。

  他观察到,当下观影主力已是伴随卡通动漫和互联网成长的一代人,从十几岁到30多岁,对动漫有着与生俱来的接受能力。

  至于许诚毅,在梦工厂从普通动画师做到了动画总监的位置,仍不止一次想过回国,“我有一个遗憾,我的电影角色说的都是英文,不说中文。”

  2007年江志强对许诚毅开口:“不做动画片,但做跟动画有关系的真人特效片,有没有兴趣?”

  那正是梦工厂风生水起的日子:《怪物史莱克3》创下北美地区动画片首映周末票房收入新纪录,《功夫熊猫》《马达加斯加2》也先后面世。

  许诚毅还是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,因为“可以回国做动画了”。

  如今回忆在梦工厂的岁月,“培养起来的最重要的不是技术,而是讲故事的能力,故事是最难的。”许诚毅说,比如讨论一个动画角色“拉粑粑”,拉出来的是巧克力还是糖果。

  《捉妖记》的视效总监Ellen生于香港,一直在工业光魔工作。这家成立已有40年的全球特效公司,最初因《星球大战》闻名,现在仍是《复仇者联盟》等一流科幻片的制作者。

  这支用流利的英语、粤语以及不太标准的普通话混杂交流的团队,希望“借好莱坞的经验和特效讲一个中国故事”。

  “中国片”大成

  国际大腕们这样看待《捉妖记》:仅仅依靠好莱坞和梦工厂,不一定讲得出适合中国观众的故事。

  《横冲直撞好莱坞》可能就是一个反面案例:从导演到编剧、摄影、剪辑等,所有制作班底都来自好莱坞,再加上赵薇、黄晓明这样的中国一线演员,在口碑和票房上都远未达到预期。

  许诚毅回忆,2009年他和编剧袁锦鳞就从《山海经》翻到《聊斋》,筹划故事。

  在他的设定中,这个故事的外壳是好莱坞式的,用流畅的节奏,讲述合家欢的冒险故事。比如,当姜武饰演的天师和成千上万的小妖怪们唱歌跳舞,美国动画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  但是许诚毅同时强调,故事内核应是中国式的——无论是中国神怪文化,还是笑点的设计,抑或是人物行为、情感思维模式,都为中国观众量身打造。

  自然,“在故事中融入了港片的成功元素。”比如井柏然、白百合铆足了劲逗婴儿胡巴开心,这个桥段在袁锦鳞以前编剧的《宝贝计划》里就出现过。

  还有很多向周星驰致敬的桥段,从《西游降魔》到《九品芝麻官》。《捉妖记》甚至还有僵尸片的桥段。

  就像近年在中国市场引起巨大反响的动画——《冰河世纪》《里约大冒险》《冰雪奇缘》《神偷奶爸》《超能陆战队》《捉妖记》也是“家庭+冒险”:“爸爸妈妈加孩子一家人冒险打怪”的故事。

  有中国表情和态度的妖怪

  “《捉妖记》的妖跟《钟馗降魔》《画皮》《西游记》的妖都不一样。”许诚毅说,“我们的妖挺中国化的,有很多中国的表情和态度,包括一个眼神、一个微笑、一个反应。”

  Ellen则告诉本刊记者:“国外的妖都很凶,而且根本不会与人对话,我们的妖就和善很多,会害羞,很可爱。”

  事实正如许诚毅所说,他没有创作过灰暗的角色,比如“怪物史莱克”就是一个反传统的动画形象,外表丑陋但内心善良。

  他设计动画也像挑演员一样,需要“试镜”。“我觉得这个形象挺好的,就给他画很多不同的表情,看它要表现不同形态的时候,演得好不好。”

  为了这只“虽然坏,但是很可爱”的妖怪,许诚毅改变了它的命运——本来要死,最终活了下来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许诚毅发现中国动画师“太害羞”,导致形象不够开放、表演不够丰富细腻。

  “不妨喝两杯啤酒再工作。”他对同事笑着建议。

  还有,许诚毅发现,国内同行“一旦得到大笔投资,想到的件事就是要打入国际市场。其实,中国有世界上最多的观众,拍给中国人看就够了”。

  标准是好玩好笑

  《捉妖记》的制作团队有500多人,主要是北京、南京、上海、台北等地的5家制作公司,Ellen和美国同事做质量把关,提出建议。

  对于“五毛特效”,Ellen的看法是:一是因为缺乏经验,不像美国特效师经历过灯光、摄像、动画等一系列流程;二是时间问题,常常因为“赶工”导致粗糙。

  许诚毅说,也曾有制片方找他做动画电影,要求“2月做,7月就要上”。

  而《捉妖记》的创作过程,完全按照好莱坞工业流程来操作。

  2011年,《捉妖记》先由一家特效公司用时大半年做出一个3分钟片段。江志强看到这个样片,才决心投拍。

  当剧本创作完成后,许诚毅就开始画故事板,这个过程会加入许多创意和巧思,比如加入了“胡巴拉粑粑”的情节,故事板越画越多。他对于故事判断的标准是:“好玩、好笑”。

  测试的过程是:画一个故事板,拿给更多人看,如果有些桥段创作团队觉得好笑,别人却没有反应,这个桥段就会被放弃,“反复试”。

  在梦工厂,斯皮尔伯格、卡森伯格几位“大咖”给许诚毅印象最深的是,他们只需要看一眼,就能告诉他“这个故事板哪里不顺,哪里有问题,需要怎么改”。

  “刚开始我觉得:啊,他们为什么能看出来?后来我发现,当一个人重复做一件事情时,就会掌握这个技能。”许诚毅说。

  第三个成功

  江志强在业内是出了名的精打细算。刘德华曾经说过:“要江老板一块钱,就好像要他爸爸妈妈一样,再要他掏10块钱,就好像把他儿子也拿走了。”

  然而《捉妖记》却险遭夭折。2014年8月14日,许诚毅还在北京三里屯的特效公司“蹲坑”做后期,突然一条“柯震东涉毒”新闻将他弄懵了,半天没有回过神来。

  随后,此前高调宣布加盟的万达影业也闻风撤资。

  许诚毅顿时感到灰心丧气——筹备7年的片子几乎没有和观众见面的可能。

  曾豪赌《卧虎藏龙》和《英雄》的江志强,却提出追加7000万元重拍!这等于是把整个公司都押在了上面,颇有“成则安乐成,败则安乐败”的悲壮意味。

  Ellen说:“整个后期制作花费接近1亿元。就我所知,国内一般的后期费用也就从100万元到1000万元不等,极少有几千万元的。”

  好在,《捉妖记》点映即爆口碑和上座双佳。江志强现在期望的是它能在衍生品这一环取得突破。

  “小妖王”胡巴是一个初生的婴儿形象,身体软软糯糯,长得像个白萝卜,头上长着翠绿的头发。大哭、撒娇都有细腻的表情变化,开心或不开心时,嘴里都用不同的音调发出“胡巴胡巴”的声音。

  与传统的阴暗、惊悚的形象不同,《捉妖记》里的妖怪都圆圆胖胖,相貌古怪但毫不吓人。而在“萌”亚文化大行其道的今天,小黄人、大白都受到了全球观众的热烈追捧。

  终于了却一桩心事,许诚毅说:“做的时候没有想过胡巴要变成玩具,最重要还是让观众看电影本身。至于胡巴要不要去卖广告,那是接下来的事。”

本文章网络转载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之。带来不便还请谅解

版权所有:http://www.883158.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